[pm]金綠/非戀人同居20題 02+03+04

*非戀人同居 20 題
*SP 赤綠前提金→綠(參雜了一點 GS 版設定
*現代學園架空 



02+03+04



  綠的租屋處對一般大學生來說十分高級。除了獨立的兩間單人房及共用衛浴設備,還有一般不常見的客廳及陽台。但真正讓遲鈍的金察覺的契機是一個小小的廚房。與其說是學生宿舍,更像一般新婚夫妻住的小套房;說到夫妻,他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聯想,理所當然除了赤沒有其他人。

  在新婚期,妻子在廚房煮飯、洗澡時幫忙搓背、以及更上一步戀人間可能會發生的甜蜜舉動在他腦子裡自動上演了小小劇場。而男主角不是他。

  (嘖,我在幹嘛。)

  他無奈地搖搖頭,試圖驅散腦子裡那些讓心情不快的憑空想像。金安慰自己,或許這間套房剛好只是遠近馳名的大木博士名下其中一棟資產,又或許是娜娜美捨不得自己親愛的弟弟住簡陋的宿舍的一個藉口。

  不過更另他意外的是,雖然次數不多但廚房真的有被使用。

  在金搬進去的第一個月,某個假日早晨,他在睡眼惺忪間看到穿著圍裙的綠站在流理台前,對他來說過於夢幻的畫面讓他以為這是難得的夢中福利,差點就要直接從背後抱住綠。
  差點,但未遂。
  剛正不阿的桌腳在思春期少年脆弱的末梢神經降下的天罰硬生生將他從白日夢逐回現實。清醒的當下他噙著淚只有好險這個想法。


  "我也可以用廚房嗎?"
  "當然沒問題...不過,金會下廚嗎?"
  "...雖然不好吃但也不至於讓房子炸掉啦。"
  眼神明顯飄走了。
  "說的也是。"
  綠笑了一聲。
  "難得有廚房放著也太可惜了。"

  不過他那命苦的兒時玩伴教他做菜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隔週的禮拜六是綠固定會準備早餐的日子。兩個禮拜規律的一次理所當然是金最期待的早晨。  

  早餐固定會有一壺熱牛奶,這是金堅持的。

  常常挑夜燈的綠十分依賴咖啡因,金曾經喝了一口(絕對不是想著間接接吻之類的),才剛進入嘴裡的黑咖啡就差點被他吐了出來。
  金幾乎是皺著臉把咖啡嚥下肚,有些誇張的反應全部收進了對方眼底。綠忍不住笑出聲。

  苦到不行,這真的是拿來喝的?難怪大家都說咖啡有提神的效果。金邊漱口邊下了本人覺得正確的結論。他不禁認為綠在過勞死之前就會先得胃潰瘍了。從那之後,就算不能完全阻止,他也盡可能勸綠少喝一點那種不友善的慢性毒藥。


  "身為一個男子大學生,前輩的手藝真好啊。"
  今天的早餐是甜椒烘蛋。雖然綠的手藝比不上餐廳等級,但是對一個忙碌的大學生來說已經可以稱得上優秀了。

  "是嗎?謝謝。"
  綠淡淡的笑了。
  能和自己愛慕的前輩坐在同一張餐桌上有說有笑的吃飯是金最期待這天的原因。金不期望他能和綠進展到什麼地步,所以這樣的日常對他來說就已經很足夠了。

  "不過赤的手藝更厲害喔。雖然他不常下廚就是了。"

  "...那還真看不出來。" 
  綠冷不防的一句話讓上一秒還沉浸在幸福狀態的金瞬間冷了下來。赤、赤、赤,那傢伙真是無所不在啊。他盯著盤子裡的紅色甜椒這樣想,下意識地"赤"把挑到了盤子邊緣。

  ”欸?金你不喜歡吃甜椒嗎?”
  ”呃...不是啦...”
  總不能說因為它也是紅色的吧。但金就是不想把那塊放進嘴哩,至少現在不想。

  ”不能挑食喔。"
  ”如果前輩喂我,我可能就吃得下去了。"
  金心不在焉的隨口說出了算是一半的真心話。

  ”嗯?”
  綠把插著甜椒的叉子舉在接近金的前方,並發出單個音節示意對方。

  (這是什麼?我該不會又做白日夢吧?)
  這個舉動不在金的預測範圍內,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那個,前輩...?”

  ”呃,不是...”
  回過神來的綠難得表現的有些害羞。那是金從未看過的表情。不過他很快就意識到,那表情、甚至是餵食的舉動,只是不曾在自己的面前出現過罷了。好不容易忘記的想像畫面又倏地一幕幕湧進腦海。

  金抓著對方還沒完全收回去的手,把甜椒放進嘴裡。

  ”多謝款待。"
  說完這句話之後,金迅速的把餐具收進流理台裡,留下了還楞著的綠回到了房間。

  因為自己又一次無聊的幻想導致的一時衝動讓他腦子裡的熱度無法冷卻下來。他把背輕輕靠在門板上,雙臂遮住了上抬的視線。
  而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臉也燒著他討厭的紅。



tbc.





離上一篇很久不說,把三篇混合字數也沒有特別多真是對不起。
作為彌補下面還有一個小小小番外。

順帶一提早餐最喜歡豆漿油條了,不過沒辦法讓綠吃油條到真可惜(問題發言





02.5


  綠在規律的鬧鈴下睜開惺忪的睡眼,熬夜又早起讓睡眠不足的他精神狀況不是很好。梳洗完畢之後他來到了廚房,非假日的日子大多是由金自發性的準備早餐。雖然金所準備的早餐大多只是以荷包蛋為主的簡單料理,不過對綠來說,在忙碌的一天即將開始前,能輕鬆地坐下吃早餐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

  但綠不知道,現在在他嘴裡的荷包蛋是犧牲了多少時間的產物。

  克莉絲望著平底鍋裡焦黑到已經無法分辨原本是什麼的物體悶不吭聲。平常鑲著清澈藍天般炯炯的雙眸現在似乎連聚焦都無法做到。半晌,他抬起現在似乎轉著深不見底沼澤的眼珠子看向罪魁禍首-自己的青梅竹馬。

  "這是...?"不是質問或是嘲笑,那是單純到讓自己絕望無比的問題。

  "...荷包蛋啊。"停頓一下才回答,眼神也飄到旁邊,金似乎對這答案感到心虛。

  (你說這是荷包蛋哪一國的荷包蛋長這樣你確定你有看過荷包蛋長怎樣嗎是要怎麼做才能把荷包蛋煎成這樣他為什麼要學做菜是誰讓他想要學做菜的我的天到底為什麼我會答應教他做菜。)

  太多想說的話在零點零幾秒一次閃過克莉絲的腦中。

  (冷靜,克莉絲。)
  吸氣。

  (沒錯,先想原因。他一定是為了綠前輩。)
  吐氣。

  (對,這麼做是為了綠前輩。絕對不可以讓綠前輩吃到這種東西。)
發現眼前的人與"這種東西"都讓自己懊惱萬分,她索性閉上眼。

  (好了,我該怎麼做才能...)
  再一次的,為了解決前所未有的難題所衍生出的龐大訊息在優秀腦袋裡快速轉動。不過這次克莉絲只感到一陣暈眩。

  "......我們先從燒開水開始好了。"

  綠不知道他現在吃的荷包蛋是犧牲了多少時間的產物。

  而他以後也不會知道。


-02.5 Fin.


 
评论(3)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