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教室] 前磯前/這樣的情人節怎麼想都不正常

*暗殺教室 前原陽斗x磯貝悠馬(含磯貝悠馬x前原陽斗)
*國中二年級捏造

  "居然在在情人節當天提分手...真是太沒常識了!"
  前原把臉埋進了手上的枕頭,整個人脫力似地癱在床上,不過嘴裡發出的毫無疑問是無病呻吟。

  
  如同當事人所述,今天下午 2 點 22 分,他那位交往約兩個月的女友在情人節的當天,僅僅以簡訊的方式對他提出了分手的要求。

  單就分手這件事的話其實完全在前原的意料之中。雖然兩人在交往期間不曾吵架,手牽了嘴也親了,但熱戀期只維持一個月之後可以明顯感受到女方越漸冷淡的態度,也瞥過不少她與其他男同學曖昧的場景,加上兩周前女方就以各種理由推掉了前原所有的邀約,即便沒有明提,前原也隨時做好了分手的準備。

  但就算如此,做為一個男友,前原還是有盡責地規劃 2/14 當天的活動。細心考慮到雙方目前的狀況,為了不讓感情變淡的兩人尷尬太久,他還特地安排從下午開始的行程。但七小時前,他在前一天約好的地點等了一個小時後收到的只有 "對不起陽斗君,我想了很久,我們分手吧。"這樣冷冰冰的訊息。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也不管對方答不答應,根本是毫不留情的命令。

  這並不是他經歷過最無情的分手台詞,也非他體驗過最心寒的分手手段,但在情人節當天提出要求就夠足以讓這些名列前茅了,更別提他還得從滿是情侶的約會勝地孤單地晃回家。

  正當前原失落地走在寒冷的街頭,他突然靈光一閃-等等,不是還有也是單身的人嗎?他指的正是自己青梅竹馬的磯貝悠馬。天知道他是想和磯貝抱怨那個冷血的前女友,還是不想孤單一人過完悲慘的情人節,總之前原也沒想太多就來到了磯貝的家門。不過按門鈴沒人應門,直接喚名窗戶也文風不動,打手機也沒人接。這讓前原有點慌了。

  (該不會連那個不開竅的磯貝也出去約會了吧?!不,不可能!)
  "磯貝!!!你在家對吧!!!"
  油然而生的不安感讓前原不自主地提高了音量。

  "是誰在吵..."
  門開了,只可惜那是對街鄰居家的門。
  "哎呀這不是陽斗君嗎?"
  "啊,松本阿姨您好。"
  原本火大的語氣在看清是誰的那刻瞬間溫柔到令人起雞皮疙瘩。人帥真好。
  "磯貝家現在應該沒人才對喔。昨天磯貝太太帶著孩子們好像是回娘家去了..."
  (就是說嘛...)
  正當前原鬆了口氣時,松本太太突然又開口。
  "小悠馬則是今天一大早就出門了,看上去很開心呢,他還說因為今天是情人節嘛。"

  因為今天是情人節嘛。
  因為今天是情人節嘛。
  因為今天是情人節嘛...
  像是他被打進了名為單身的谷底,這句話在前原腦中迴盪了無數遍。接下來松本太太的寒喧完全沒有進到他的耳裡。

  就在隔壁大門關上那一秒前原開始發了瘋似的打電話傳訊息。

  "磯貝你在哪"
  "我好冷喔"
  "叛徒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啦"
  "為什麼偏偏是我遇到這種事"
  "不行了真的好冷"
  "明明我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嗚嗚嗚你個叛徒快點來啦好冷"

  寒冷天氣讓手機電量消耗更快,但就算電池沒電了,前原還是死死賴在磯貝家門不肯離開。不只是被甩,主要還是因為自己最好的朋友交了女朋友這件事竟然是從只見過兩三次的阿姨那裏得知,讓他現在的心情比被甩還更複雜。

  可惡,什麼爛情人節嘛。他吸著凍紅的鼻子這樣想。

  剛結束打工的磯貝一開手機就發現數十通的未接來電以及近百封內容像是鬼打牆一樣的未讀訊息。

  若是平常的磯貝,以他和前原的交情與默契其實是能夠馬上理解對方的意思,但情人節的人潮讓他忙到焦頭爛額,疲憊的他連思考的力氣也省了,直接播了前原的號碼打算問清楚。不巧的是前原的手機早在幾個小時前就沒電了,聽到的只有轉接語音信箱。接著打到了前原家,前原的母親也只說了兒子玩到現在都沒看到人影,不曉得上哪去了。

  雖然擔心卻毫無頭緒的磯貝也只有先回家這一選項。而磯貝才看到家門,那顆橘色的腦袋立刻就衝到自己眼前。

  "嗚嗚嗚嗚嗚嗚嗚磯貝悠馬你這渾蛋啊..."
  他扯著磯貝的外套一邊哭還沒頭沒腦地嚷著一些和簡訊裡差不多的胡言亂語。

  "你這個叛徒,虧我...我還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
  "前原你,唉,等等啦,發生什麼事了?"
  磯貝無奈地閃過他攻擊的手,即便直覺和經驗告訴他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他還是選擇優先關心青梅竹馬。

  "你...你...交了女朋友竟然沒告訴我!"
  前原激動地揪起對方的領子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哈?我沒有啊!唉呦別扯了,先進門啦!"

*

  "所以你就為了要抱怨這件事在我家門前等了七個小時?"
  磯貝坐在床旁邊的地板上,把哭得莫名其妙的前原安頓好之後還聽到這沒有意義的抱怨讓他覺得更累了。

  "你根本不懂啊,在情人節這天單身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
  "是是是-"
  正確來說是在情人節當天被甩。不過磯貝懶得吐槽了,這時候順著前原對他來說比較輕鬆。

  "所以,你真的不是出去約會嗎?"
  "跟你說了是打工。"
  "可是松本阿姨說你因為情人節所以很開心。"
  "因為今天排班可以領獎金啊。"

  "真的...?"  
  "真的啦,我交女朋友一定會第一個告訴你。"
  這句話磯貝打從心底說得非常真誠。雖然兩人對戀愛有著截然不同的想法,不過看在前原今天的舉動都是重視自己這個朋友的表現,讓磯貝的心裡多少有些感動。

  ”對了,沒交過女朋友代表你也還沒接吻過?"
  ”對對對-"
  好吧,他錯了,果然還是敷衍比較輕鬆。

  ”不然我來教你怎麼樣?"
  ”你是吹風吹到傻了嗎...”
  看著快速回復成平常狀態的前原,磯貝嘆氣般回應著,並默默盤算著該什麼時候把對方趕回家。

  ”有什麼關係嘛,先練習起來又不吃虧。”
  ”......”
  前原不是第一次和他開這樣的玩笑,磯貝也知道隨便的帶過就沒事了。但可能是今天情侶親熱畫面看得太多,又或許真的被累到腦子不好使,他給了一個事後自己也覺得荒唐的回答。這個決定讓他多年後在大學聯誼上被問到初吻時還記憶猶新到面紅耳赤。

  ”好啊。”
  磯貝起身,盤腿坐到了床上,直直盯著前原等著他的下一步。
  
  ”...來真的?”
  ”難得的情人節嘛,就陪陪哭得很慘的你囉。"
  ”嘖。”
  面對磯貝的嘲笑前原有些不開心地砸嘴回應。但這場賭局是他挑起的,現在反悔就輸了。

  他裝模作樣地瞇起眼盯著對方的嘴唇,右手撫上磯貝的左臉,拇指緩緩在上下唇間輕輕摩娑。
  ”接吻的時候最要優先考慮的是氣氛,而且這樣做可以讓大部分的女孩子意識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如果他們不願意就會推開,可以說是進可攻退可守的一招。”
  看似有道理的話全部都是前原為了拖延時間瞎掰的。雖說是隨口開的玩笑,但到底吃虧的也絕對不會是他。所他在等磯貝後悔,他就是不相信磯貝真的想跟他接吻。但如果...才沒有什麼如果,怎麼想都很奇怪吧。

  ”還要考慮這麼多啊...欸等等,我現在是扮女生那邊?”
  ”當然,憑你想要吻我還早呢。”
  ”說的也是,快繼續吧。”
  看到磯貝沒有抵抗,同時也完全沒有要退開的意思,前原似乎覺得被逼到毫無退路的是他,他只好繼續把嘴唇慢慢湊向前。不過有件事讓他很在意。

  ”...你閉上眼睛啦。”
  就是磯貝那雙單純到不行的雙眼。

  ”為什麼?這樣是要怎麼學?”
  直到現在前原才發現磯貝一開始就是故意的,磯貝用自己的初吻作為籌碼賭他不敢真的吻下去,眼前這個人畜無害的笑臉也是在小看自己。在這方面有著莫名堅持的前原對這樣的挑釁感到十分不快,二話不說貼上了磯貝還留有笑意的嘴唇。

  "嗯...!"
  被突來的吻嚇到,磯貝的瞳孔縮了一下。他承認那是挑釁,但他沒想到前原會跟自己賭氣成這樣,不過不想認輸的心情驅使他繼續注視著對方。
  這招對前原的效果十分顯著,就算是身經百戰,磯貝那種似乎不知人間險惡的澄澈眼瞳他也是第一次見到。被盯得渾身不自在,好像他才是被吻的那一方,這樣的想法讓他羞恥的想要找洞鑽進去。

  (誰會輸啊...!)
  察覺到自己被一個完全沒有經驗的人盯到害羞,一時惱羞成怒的他搬出了接吻的真本領,他伸出舌舔著磯貝的唇縫,試圖把對方的嘴唇撬開。

  前原沒考慮到如果磯貝還是老神在在的話自己會輸得多悽慘,好在這樣的反擊非常奏效。

  "等...你的舌頭...嗯..."
  磯貝嚇得伸手想要把前原推開,卻反被前原緊緊扣住後腦,而前原也趁著他開口的時候把舌頭伸進了磯貝的嘴裡,放肆地擴張領地。

  不曉得是下意識想閃避眼神還是真的吻到出神了,前原竟然把眼睛閉了起來。他靈活的舌頭在對方口中挑逗著,配合時不時吸允動作發出的的水聲和呼出的熱氣,都讓磯貝慌張得完全不知道眼睛該往哪擺。

  "呼...接吻至少要這樣,了解了沒?"
  前原用手背抹去嘴角曖昧的唾液,像是贏家一般對磯貝擺出高高在上的勝利姿態。磯貝垂下頭,看不到表情但他的雙耳燙的明顯。

  "好了,我借個廁,唔!"
  起身到一半的前原感覺左手被用力往回扯,他一個踉蹌跌坐回床上,接著迎面而來的是用力地撞上他嘴唇的磯貝的臉。

  磯貝笨拙的模仿剛剛從前原那裏學來的吻技,舌頭在前原口中毫無條理的亂竄,剛剛那一撞撞出的鐵鏽味也隨著唾液在兩人嘴裡蔓延,已經分不清楚流血的是誰了。

  這樣的舉動讓前原感到吃驚。平常好脾氣的磯貝或許真的累到腦子壞了也說不定。當然,光憑磯貝生澀的吻技是不足以讓他動搖的,而讓他動搖的是正在主動和他索吻的人是磯貝這點。如果說第一次的吻是賭局,那這一次是什麼...?他怎麼想都覺得很彆扭。

  而磯貝清澈的眼裡也出現了猶疑,加上紅透的臉頰讓前原更加確定做出這樣舉動的磯貝本人也非毫無迷惘。

  竟然兩人都意識到了這是不正常的事那也沒必要做下去了。前原告訴自己,該停下,不停下不行。不過,或許是無聊的好勝心作祟,他並沒有推開磯貝,反而主動讓這個吻成了交互而深入的纏綿。

  管他的,就當做是一場先退開就輸的賭局吧。
  這次兩人都閉上了眼。

 
  模模糊糊的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前原的插著電的手機響起他們才慌慌張張的分開。

  看著電話中的前原,磯貝回過神發現已經超過預定把前原趕回家的時間。

  "那個,磯貝..."
  "你也差不多該回家了。"
  "呃...你聽我說..."
  "哈哈哈我沒有放在心上啦,時候不早了你快回家吧。"
  "我媽剛剛打給我...他說這麼晚了叫我不用回家了..."
  "......"

Fin.




非homo的兩人。不提小白臉前原,真心認為磯貝長大後會過著正常無比的生活,只能說思春期的少年太可怕(你才可怕

沒能在情人節趕出來,遲來的情人節快樂~單身最棒了(哭)
帥哥組超好吃!
又再一次敗給青梅竹馬設定(面壁思過
看漫畫時沒有很注意這兩人的互動,然而萌上了之後發現同一格的比率真是多到我快心臟病發了 
還有半公式的矢田>片岡
只好右手抓BG、左手抓BL,嘴上咬百合了!

 
评论
热度(32)
  1. 小戀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