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 金綠/非戀人同居20題 00.

非戀人同居20題
*SP赤綠前提金→綠(參雜了一點GS版設定
*現代學園架空


00.


金和綠開始同住一個屋簷下是在一個月前的事。

高中開學典禮當天,金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到了宿舍前,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房間。
原因是金壓根忘記要填宿舍申請意願表。

"這不能全怪我啊,你這沒良心的也不提醒我一下。"金回頭對著同班的銀抱怨。
"我不住宿。但我沒想到你會白癡到忘記這件事。"
就像在陳述一件事實,銀淡如往常的語氣以及沒有情緒的臉部都讓金十分不快,不過看在對方好心收留自己行李,他還是理性的把這口氣吞回肚裡。
"你沒住宿就算了,竟然連克莉絲都沒有提醒我。"那個愛碎碎念的女人到了緊要關頭卻沒半點用處啊。賴在椅背上,沒有半點反省意思的金加了這句話。

"......我有喔。"
應該正在班上發資料的克莉絲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兩人座位旁邊。
和平常直接生氣大吼不一樣,語氣冷淡字句簡短,她由上往下的冷冷瞪著她無賴的青梅竹馬。

"你什麼時候提醒..."
克莉絲狠瞪一眼讓金最後一個"我"字卡在喉間。
讓我在開學第一天在全班面前吼你失去形象的話你就完了。
金覺得透過克莉絲那雙水藍色、但此刻卻燒得旺盛的瞳孔中讀出了這樣的意思。
"你仔細想想吧?吶?"那個笑容讓金背脊發涼。

"呃,說的也是...哈哈哈...."

求生本能告訴他這個克莉絲惹不起。
打了個寒顫,他強迫自己迅速回想了一下暑假發生的事。
啊,好像在我睡午覺的時候...。
"欸等等,那時我明明就在睡覺啊!不記得也是理..."

"我提醒了不只一次。"
像是猜透金下一句會說什麼一樣,克莉絲用絕對零度的聲音迅速打斷他的話,不過後面那句、來,給銀的資料、明明就是笑臉盈盈。
雖然不服氣但無奈於現況的他只好乖乖閉上嘴繼續回憶。
這麼說在我打電動的時候...還有看漫畫的時候...啊,要出門打球的時候好像也......。
"......"
"唉," 看金似乎是想起來的克莉絲嘆了口氣,"明明就提醒你這麼多次你卻連一次都沒聽進去。不過你得快點找到住的地方..."

"哈?我住銀那裏就好了啊。"
"我只借你放行李。"
"有什麼關係,你家那麼大不也只是住你跟你姐...。"
"所以不行。"幾乎在金語落的瞬間,沒有任何交涉餘地的回答就從銀的嘴裡說了出來,金知道,只要提到姐姐這兩個字銀就會變得很難溝通。
不過平常也就夠難溝通的了。他在心裡暗暗想著。

"我找到房子就會搬走了嘛,這樣可以吧?"
"不行。"
"呿。"
"我說,你這是拜託人的語氣嗎?" 壓著太陽穴,聽不下去的克莉絲插了嘴。

"銀,我也拜託你收留他幾個晚上。你想想,如果他露宿街頭影響到的可是社會大眾..."
"喂我是有多糟啊?"




雖然銀一直到放學才默許金可以暫住他家,不過當克莉絲開口時金就覺得銀十之八九會答應。
當他們一踏進銀家的大門,金就得到一句,你什麼都不用做,這樣冷冷命令句。所以金只能坐在客廳無聊的轉著電視,銀則在身後的廚房準備晚餐。


"我回來了!"充滿朝氣的年輕女聲從玄關傳了過來。"有陌生的鞋子喔?小銀帶朋友回來嗎?"
"不,是麻煩。"銀秒答。
"啊啦,這不是金嗎?"女子探出身,深褐色的長髮一傾而下,動作跟問句都顯得可愛。

"嗨小藍姐,你還是一樣漂亮...!?"
一根叉子從金的臉旁飛過,那速度讓他一瞬間認為那根叉子最後會釘在牆上。
"抱歉,手滑了。" 
銀走過還在傻眼的金身旁彎下腰撿起那根差點要成為凶器的叉子,然後起身的瞬間他狠狠瞪了金一眼。
什麼都不用做是這個意思啊...,這是金今天第二次切身體會到,原來眼神能殺人這件事是真的存在的。


"喔,所以金現在是流離失所的狀態囉?"手指按著別緻的臉蛋,同時微微右傾的動作帶動了髮絲。 "那住我們家就好啦?" 銀鈴般的聲音說出來的字句也是相對動聽,不過從廚房傳出了菜刀跟砧板撞擊的劇烈聲響。

真的嗎?太好了! 雖然金很想這樣說,不過從背後傳來的騰騰殺氣讓他改口,畢竟他可不能保證下次飛過來的是什麼。
"不,我打算另外找住的地方。"笑容很僵硬。

"欸~這樣嗎~~?" 藍意味深長的拉長尾音,她撇了一眼銀,然後歪著頭對金露出傾國傾城的微笑。

"哈哈,對啊..."

"是嗎,是這樣啊。" 就算知道是銀的過度保護也完全沒有要幫自己說話的意思,藍只是一味地沉浸在弟弟對自己的寵溺及愛護裡笑得心花怒放。

"啊對了,綠現在好像在徵室友,你要不要問問?"

"欸?綠前輩嗎?"

"對啊,他住的地方離你們的高中沒有很遠,通勤不會花上太久時間。"
"我給你他的電話吧!"

"那個綠前輩不是..."跟赤前輩在交往嗎。
後半句的話沒問出口,金不確定自己是不想得到確切的答案還是覺得沒必要問。
然後他從興致勃勃的藍得到了綠的電話。




金躺在銀房間裡的地板,十多分鐘前雖然試著跟床上那個曾...呃,大概現在也想要滅了他的人聊天,不過對方完全不領情似的、只說了"晚安"之後就不理他了。無視他這點雖然不是滋味但至少沒讓他睡陽台,安靜的空間裡金開始思考藍說的另一個可能性。

不知道被是為了姊姊的銀、還是為了戀人的赤前輩打會比較慘。
怎麼想都是赤前輩。
不過看今天的藍的反應,金覺得自己就算真的被銀弄個半死,藍應該也會一臉"啊啊,我有個這麼愛我的弟弟真幸福。",然後自己接著被棄屍在哪條不知名的路上吧。
而且銀的態度比平常差了十倍,如果繼續死皮賴臉住下去他不是被殺死就是被他的態度冷死。
是綠前輩的話應該可以阻止這種悲劇。
而且雖然被赤前輩吃醋很恐怖,不過某種意義上也挺有意思的。


周末,金正式搬進了綠的住所。


"真是幫了我大忙呢。"
"原本的室友轉學了,我很傷腦經呢。"

"原本的室友,是赤前輩嗎?"
嘖、我問這個幹嘛。雖然問出口的瞬間就後悔了,但金還是等著綠的回應。

"啊?"突來的問句讓綠愣了一下。
"...不是喔。如果他肯乖乖跟我住那就好了..."
後面那句的雖然只是綠小聲地自言自語,但金沒有漏聽半個字。

唉,算了。沒必要現在就開始吃醋,以後要跟綠前輩同居的可是我啊。
金報復似的想著,重重的放下最後一包行李。


tbc.






先聲明一下,這個20題沒意外都是不會超過五百字的,再來什麼時候會想寫也是個謎(遠目

大家好又見面了
之前提到自己也挺喜歡金綠/響綠就寫了這個
不過BUG一堆結尾又草的要命,再次感恩老天我不吃這行飯(反省好嗎
藍內醬被我寫得像一個無腦弟控真對不起,她其實冰雪聰明成績很好人又活潑漂亮...(寫出來啊
私心給了城都三人組很多互動,20題開始後可能只剩金&綠了
然後,嗯,估計赤大爺他不會出現
不過我還是比較愛赤綠,所以會盡全力讓金單戀到底的(到底想怎樣

 
评论(1)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